宁波魅朵上门推拿会所方便您、家人或朋友同享悠然假期,服务设施齐全,细分服务,环境 优雅,集合了高档酒店和沐浴行业的优势,项目有足疗,商务会馆,沐浴,水疗,养生馆,按摩等。宁波魅朵上门按摩服务周到,体贴入微,恰到好处,是是您请客、私人聚会之首选。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宁波上门推拿 > 正文

我不知道那片树林是不是能到你的楼下才充满着诱惑

作者:ning8aituoyuninfo 来源: 日期:2015-3-14 20:00:48 人气: 标签:
多少次穿过那片树林,那片有欲望也有绝望的树林,穿过那片树林就到你楼下了。我不知道那片树林是不是能到你的楼下才充满着诱惑,但是那树林里的确载着我飞行过的梦,还有我希望和失望过的眼神。有时每一棵树,树上的每一片叶子,就是最娇弱的那片叶儿,都有一个秘密,一个小心翼翼的甜甜蜜蜜的秘密,我不言也许你装着糊涂的清楚,那样我的视线看到的全部是光明,黑暗,一点缝隙也插不进来。一尘不染的风,那是带有颜色的,总是从你的楼下吹过来,一直吹到树林里,所以鼻子也来了极度敏锐的灵气,嗅到的全是你的味道,世界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,连自己也在风中摇曳成了一张白纸。穿过那片树林就呆呆站立于你的楼下,突然觉得幸福是那样简单,有时觉又得颓伤又是那样复杂,那时真的不明白快乐和忧伤的来处。
我就在你楼下的石凳子坐着,带着某种希翼,我不敢想太多的心事,因为我有太多失却的记忆,一半关于你,一半关于自己。那不管是谁对谁错,计较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我不是为我自己活着,但是我从来没有排除我也为你活着。人难免都有自己活着的理由,但是有时不排除为某种虚幻做一回梦。我不是做梦,这一点你并不比我糊涂,我没有强迫你完全清楚,从根本上从来没有这样要求,你心里懂就是理解。世界还有什么不用语言,不用手势就明白的事情呢?我不怪癖,我不怕路的距离,我只希望有一个人和我一起在向心的路途作伴……
经历的人多了,记得的很多,淡忘的也更多。我算一个厮守在你楼下的人,有时我是和妻子一起坐在你的楼下,我对妻子说:“我在这里失去,也在这里获得……”这是一句真切的语言,没有掺杂半点虚伪。我也常常对妻子提起楼上的你,那同乡的你,突然一天,也是妻子认识你的那天,妻子改变了我们行程的路径,我猛然发觉,诚实也会伤害心灵最深的某些地方。我惧怕谎言,但是更怕戳伤,真诚有时也是一种看不明白的利器,我真担心由于我的真诚,某一天宇宙变成一个全是谎言的世界,那是真诚的错还是感情的错,我真的犹豫至今……
妻子不算一个多疑的人,因为她自信,从外表到内心都能挥洒出比彩虹还要晕眩的高雅超俗的灵气、香气……但是女人的心细不容一点瑕疵。我真的不敢回望你的那片树林还有那片楼,怕辜负不该辜负的东西,毕竟时间成了记忆,毕竟往事终成云烟。我常常想,没有理由过多的在你的楼下徘徊,记忆重复仍旧是记忆,没有必要太多去眷恋往昔,我毕竟没有成为你的白马王子,你没有成为我的美丽公主。我们每次见面,除了“你好”和“再见”这些字面的平淡语言再有的是自我的有一点痛的回忆……
你住在二十八楼吧,我不知道刀郎的八楼街在什么地方,但是可以肯定你住的地方远远比那街高,但是我又可以肯定,你不知道哪一年的雪比哪一年的雪来得更早,不是世事无心,而是世道无情。尽管你一向细心,世事的变换不是人心所向,我知道你从来没有这样想过,你老是把最积极的向上的东西给予这个无辜的世界,能左右世界的善心你都倾情付出,世界再有不测那只能怪那些有阴谋的人了。
在你的楼下我和妻子都是新客人,我和你是故乡的旧交,我和妻子在你的楼下可又是你的新朋友。在林中这方的楼上是你的故居,在林子的那方是我们的新磊。白天用眼睛可以相望,晚上用灯光可以相望。夜晚,你的楼下又有人在起舞,妻子也是舞伴,总是看不见你修长安静的影子。但是,我总能在翩翩起舞的舞池里最优美的那个动作找到你的身影,亦如安静的流水,优柔得叫人有些担心。那些时候,我总喜欢回忆一些我们的往事……
在老家,我的旧盒子里还保存着你的那个铅笔盒,铅笔盒上面始终包有一块褪色的纱巾,铅笔盒上面绿色的油彩有些斑驳,那是岁月的痕迹,但是那赵州桥的画面依旧鲜活。这是你在小学毕业那天给予我的留念,我当时回赠些什么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,只觉得当时亏欠你的太多,今天回想起来仍然觉得自己是何等的狼狈,当时真想寻找一丝地缝钻进去。初中你没有读完,就跟着继父一起种田去了,我苦撑着熬完初中,就到了师范。说实在话,你比我优秀很多,只要读下去,你肯定是北大和清华的院子里的一份子。造化弄人,让你过早的放弃自己的希望,承受“锄禾日当午”的艰辛。记得,几次从你的田园路过,跟你打招呼,你却用安暇的眼睛打量着我,就像浏览一件陌生的瓦器一样漫不经心,我几次本想把藏在袋子里的纱巾赠予你的,就是你那眼神灼伤了我的自尊,没有勇气拿出来。在你的那片麦田里,我看到了微笑,现在想起,耳旁总有一首歌在轻唱:“你的爱像火苗,羊儿在身旁吃草,想到了你的微笑……”后来我就给你写信,一封接着一封,再后来托同学给你捎信,也都石沉大海。正是因为没有回应,我一刻也没有放弃希望,但是没有胆量在你的面前表白,那是一个羞于表白的年代,跟自尊毫不相干。直到某天听到,你跟着你的表哥一起私奔的消息,我的心痛了又痛。我不认识你了,那个安静温文的你,怎么突然从美女沦为魔女了呢,是命运对你开了个玩笑,还是你对世界开了个玩笑。三年前,我试着把你的名字在百度上搜索,看到你的大作:《学会忘记》,我才真的读懂当时你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嫁出去的缘由,过早地夭折了自己的初恋,多年困扰着我的心结打开,我眼前一片迷茫,我看不清楚我到底失去了什么,内心还藏着一些什么。你以痛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梦,你认为,从地主的出身到寄人篱下的门户,我们走到一起的可能为“0”,浪漫的爱情故事总是在童话里兜一兜圈很快会弯回来。多少年后,世界发生了变化,我沦为穷人,你却早早成了城里的居民,我沦为房奴后也住在你的对面。我庆幸你的眼光,你有一个优秀的丈夫。
舞会散了,我就要走了,二十八楼的灯亮了又熄了。那个操控灯的人不一定是你,当我点亮我的窗户的时候,你的窗户也突然点亮,这一次,操控灯的人一定是你……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